笛宸

他们变成了它们,它们走到了一起,

棱角变成碌碌,殊途同归。

而我畏惧这样的变化,我一向畏惧,这动摇着我的根,我的地基。

而我同样畏惧远离它们,畏惧只身停滞不前,

于是,我将自己分为二,将我放进深处,在黑暗中清醒,将它展现与人,在光明中沉睡。

然后,它成了它们中的一员,一起走着。

而我躺在那里,躺着,看星月日从头上划过。

它向前走,沉睡地走。

我想追去,追上它,追上它们,成为它们。

我爬起又躺下,爬起又躺下,无所适从。